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科技+智能 垃圾分类变简单——市绿化市容局局长陆月星做客2017上海民生访谈
发布时间:2017/4/28 16:43:26       来源:绿色上海       【字体:

QQ图片20170428145127.png

主题:2017上海民生访谈

时间:2017年4月28日

地点:上海市虹桥路1376号广播大厦三楼

    

    秦畅:各位好,这里是2017上海民生访谈。

    

    雪瑾:各位早上好,我是雪瑾。

        

    秦畅:从4月17日开始,我们开始了为期12天,由上海新闻广播、新华社新闻信息中心、新华社中国经济信息社、新华网、解放日报、阿基米德FM联合推出的全媒体大型直播特别节目,2017上海“民生访谈”。上海12位委办局的主要领导陆续走进直播室一起“关注民生,聚焦责任”。也通过各种方式邀请大家一起参加访谈。

    

    雪瑾:大家可以通过手机社区阿基米德平台找到我们直播贴,跟贴留言,提出相关问题,也可以在阿基米德首页图文直播进行互动。今天已经是2017上海民生访谈的最后一天了,我们请到的是市绿化市容局局长陆月星。陆局长您好。

    

    陆月星:主持人好,各位听众朋友、网友大家好。

    

    秦畅:欢迎来到2017上海民生访谈,我们今天是收关之谈,最后一档,也是市民非常关心的市容绿化,是我们天天感受这个城市干净不干净、美不美一个最直接的管理部门。

    雪瑾,我们每次都用大数据关注市民朋友关注的热词,我心里就有一个。

    

    雪瑾:现在市民比较关心的热词,第一个,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工业固废,农业垃圾,危险废物,污泥,大分流、小分类,分类标准,绿色账户,生活垃圾分类制度的实施方案。

    

    秦畅:我们可以把热词做一个梳理,一分为二了,好几个跟垃圾有关系,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垃圾分类、分类标准、绿色账户、循环经济,这都跟垃圾有关系

    

    陆月星:对,垃圾跟每个市民的生活密切相关。确实垃圾有很多种类,日常接触比较多的,就是生活垃圾,还有建筑垃圾、工业垃圾、农业垃圾、污泥等等。

    

    秦畅:垃圾这个事,我记得世博会前,全上海在热议能不能学一学台北市的垃圾分类,他们做得特别好,2011年上海文明办、妇联都参与了垃圾分类的培训中,轰轰烈烈做了一阵子。到现在为止究竟垃圾分类做得怎么样了?这是我个人特别关心的问题。不知道社区里的听众们会不会关心?可以跟我们一起进行互动。热词中有这么多跟垃圾有关系,我想问问陆局长,你做垃圾分类吗?你们家的垃圾是怎么处理的?

    

    陆月星:好的。我居住的小区前两年开始实施垃圾分类,去年下半年推行绿色账户。作为主管部门的一员,同时又作为一个居民,我也必须参与这个垃圾分类。

    

    秦畅:问题是,您知道你们家垃圾放哪、什么时候扔、怎么扔吗?我感觉陆局长应该是“甩手大掌柜”,上班就走,下班回来。

    

    陆月星:我还是比较顾家的,在家里至少两个桶,一个干的,一个湿的,就按两个桶投放。每天早晨我上班的时候会把湿垃圾带到小区的湿垃圾桶里,我7:30左右上班,这个时候就顺便把垃圾带下去。

    

    秦畅:这两个桶是哪里来的?

    

    陆月星:一个是推行垃圾分类的时候,发的,还有一个是自家有一个桶。

    

    秦畅:发的那个桶是推行垃圾分类的时候发的?放湿垃圾为主,干的是你们自己的?

    

    陆月星:对。作为一种宣传手段,一些小区实施垃圾分类的时候,街镇、社区会发一个湿垃圾桶。

    

    秦畅:带袋的吗?

    

    陆月星:我们小区发袋,楼道口也摆着两个桶,干的、湿的。

    

    秦畅:那个湿垃圾桶有特别的标志和颜色吗?

    

    陆月星:有,棕色的。上面有文字,一般黑色的就标“干垃圾”,还有一个是棕色的,标“湿垃圾”,还有一些图文标识。

    

    秦畅:最新数据说这样的实行垃圾分类的小区是涉及500万居民?

    

    陆月星:上海是世博会以后借鉴了世博会展示的一些先进城市的经验,包括台北,从2011年开始推行。从一些小区试点开始,到整个街道,到整个区。现在普及面已经达到了500万户的居民。

    

    秦畅:可是我听到很多市民说,世博会后开始推行垃圾分类,很多小区分了,但这两年回潮了,垃圾分类也有“回潮”之说?就是说一开始分得很好,也像您这样做到干湿分类了,分到后来,突然发现,很多居民怀疑,我这儿分的很清楚,收集的能分清楚吗?收不清楚的话,前面的不白分了?大家对收走的过程、储运的方法,产生了怀疑。

    

    陆月星:居民这些担心、怀疑,也是正常的。因为垃圾分类看似简单,实则还是比较复杂的。不仅从政府系统来讲,有些配套工作要跟进,对我们每个市民来讲,行为习惯的养成,也要有一个过程。

    从上海2011年实施垃圾分类以来,一方面,我们这个面不断在拓展,500万户的家庭大概占了全市2/3以上的居民,应该讲,还是有一个比较大的量。同时,在我们推行过程中,我们也抓了一些典型、示范,也涌现了一些比较好的、能坚持的小区,一些好的典型。像我们做得最早的作为典型推广的静安扬波小区,做得非常好,居民非常自觉,通过自治、第三方社会志愿组织加入,形成了一种制度、习惯。上海还有一个小区开始的时候也做得非常好,现在还在坚持,像徐汇的梅陇三村。

    

    秦畅:我参加过,他们那个小区可以做到垃圾零产生,可以做到几十种的分类。

    

    陆月星:对,分类很细。另外就是循环利用。湿垃圾通过一定的生化处置以后,就变成了日化的一些土壤。

    

    秦畅:有些小区有处理湿垃圾的装置,把湿垃圾放进去,加一定的微生物菌剂,最后湿垃圾变成了酵素,也可以变成用于改良绿化土壤的有机介质。

    

    雪瑾:在小区推广比较好的模式,在其他的小区可以借鉴吗?

    

    秦畅:很难。

    

    陆月星:应该讲技术层面是可以的,但现在因为要人人参与、形成一种行为习惯、制度安排,还有个过程,需要各方努力。不仅政府要推,社区里边居委会、业委会,特别是需要有些志愿工作者。

    

    

    雪瑾:有网友朋友说,垃圾分类年年谈,但感觉分的程度还是在初期,老小区没有做好,就算分好了,运走的时候混合了。还有网友朋友说,我自己分类了,但小区只有干垃圾桶和湿垃圾桶,我分类出来的没有地方放,扔了感觉没有素质,家里又没有地方放。

    

    陆月星:现在垃圾分类过程中,确实有一些回潮,居民有些担心。比较突出的问题,就是小区收运过程中出现了混装、混运。老百姓把垃圾带出来投入楼道口的两个桶里,但小区收集的时候,把两个桶又整在一起,一个三轮车在收,把两个桶的倒在一个车里,然后再运到小区一般的厢房,实施二次分拣。但这个过程,一般是看不到的。这个混装混运现象,还是比较普遍。大家确实批评也多,造成了挫伤市民投放的积极性。

    

    秦畅:这是我们垃圾分类最重要的短板?

    

    陆月星:这是今年作为重点要整治、解决的一个突出问题。我们跟相关部门做了沟通、协商,把垃圾分类工作纳入小区的综合治理,包括怎么改进物业管理,把物业管理收运环节的问题解决好,这里面也要考虑到一些制度性、政策性的安排。

    

    秦畅:我要让整个物业参与到垃圾分类的小区“最后一百米”里来,但物业会说,这不关我的事。垃圾收运、分类,觉得是给物业加了负担。

    

    陆月星:上海有个政府规章,《上海市促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办法》,明确有物业管理的小区,物业公司是分类的责任人,要负责设置一些配套的垃圾桶,一些设施,一般楼道口两个桶,现在干湿分开以后,还要设置有害垃圾的收集容器,可回收物的容器。从现有政府规章来讲,都是物业公司需要承担的。

    但物业公司做了这件事以后,增加了运营成本,所以从经济角度讲,增加了负担,将来我们还要有一些政策的调整。

    

    秦畅:就是要有积极性,落实这“最后一百米”。把基本的设施摆放到楼道口了,保洁人员会把垃圾拉到小区的垃圾储运站,这个时候就有条件进行分类,在小区垃圾厢房先保持的是一个分类状态。

    

    陆月星:对,会作为对物业管理公司运作必备的一个规范、制度,必须分开收运。

    

    秦畅:专业的垃圾储运车储运这些垃圾的时候,储运过程中,这就是政府更要负责监管的收储环节。

    

    陆月星:对,从小区运到我们中转站,这是环卫作业。实施分类的小区我们都配备了干湿分开、收集运输的车辆。

    

    秦畅:这样的小区纳入试点,就会配备环卫车辆,就是干湿分开的?

    

    陆月星:对。

   

    秦畅:后台的系统是看前端哪些已经具备干湿分类的可能,储运车辆起码一定是保证干湿分开的?

    

    陆月星:对,这是推行垃圾分类的小区的必备条件。

    

    秦畅:3月份,我们市容环卫局发布了一个最新的通知,上海所有的机关和事业单位必须垃圾分类了,如果不分类,不给运垃圾。你怎么知道上海哪些地方有机关、企事业单位,后面的车辆怎么跟他相衔接、配套?做生活垃圾分类的时候,你们就有一个大系统做衔接是吗?



    

    陆月星:对。上海的垃圾分类我们是同步展开的,从覆盖面来讲,居民区2/3,机关、事业单位大部分已经实施了垃圾分类。您刚才说的问题,原来政府有一个要求,企事业单位、机关有自觉的一种行为,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包括国务院最近出台的《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要求这些机关、事业单位要实施强制分类,必须分。首先是干湿分开,我们配备的收集容器也是干湿分开的。今年出台了一个对单位强制分类的《意见》,要求大家必须实施分类的投放,跟我们分类收运对接。如果不按要求做,一次实施告知,第二次整改,第三次我们按有关的法律法规就要实施处罚了,开罚单。不分类,就不收运,或配套一些处罚措施。这个我们希望今年能实施到位。

    

    秦畅:现在所有的单位必须做准备工作了?

    

    陆月星:对。

    

    秦畅:垃圾储运车也是政府公共财政投入的一个大项目?

    

    陆月星:这都是政府投入、负责运行管理。

    

    秦畅:以前的垃圾运输车只有一种,也不分。据说现在这样的车都是四五点就收运垃圾了。湿垃圾的车是什么样的?

    

    陆月星:垃圾量比较大的,我们使用密闭的车辆,有些规模比较小,一个车用几个桶,一个车里装着一个干垃圾桶,一个湿垃圾桶,一个车子两个桶,对单位或小区进行收运。

    

    秦畅:垃圾量比较小的可能湿垃圾装不满一车,这种就一分为二,能装湿的和干的?

    

    陆月星:对。

    

    雪瑾:网友朋友说,干垃圾袋和湿垃圾袋也很重要,湿垃圾袋子是不是可以分解?如果不能分解,就没有意义了。还有网友朋友说,还是各自做好本份,政府把设施造好,我们该分的分,大家都在学习中,分得不好一起努力。

    

    秦畅:听众朋友得非常细。您刚才说早晨会拎着垃圾丢在湿垃圾桶里,大家马上就看到了垃圾袋的情况。前段很多市民打电话问,不是要发袋子吗,现在怎么不发了,不发就是不是意味着不用分类了?

    

    陆月星:这个也要一步步来。开始为了鼓励市民干湿分开,一些小区发了桶和袋。从投放更有利于处理的度来说,希望市民将湿垃圾破袋投放后,垃圾袋投放在干垃圾桶中,进行收集处理。

    

    秦畅:不是说把袋一起扔了,而是把袋的垃圾扔到湿垃圾桶里,垃圾袋再分类收运。

    

    陆月星:垃圾分类开始是粗分,先干湿分开,再分有害垃圾、可回收垃圾。如果细分,特别是可回收垃圾,还可以分出很多种类,就需要我们收运环节进行配套。

    

    秦畅:尤其可回收垃圾,说还有很好的基础。我们小区里的可回收垃圾,保洁阿姨基本会把扔在干垃圾桶里的自己分类了,包括塑料瓶、旧衣服,再把没用的装到另外一个桶里,当然我们小区还没有干湿分开。尤其以前会废品收购站,或城市流动拾荒人员,都是他们收走,可回收是不是做得还可以?问题就是在于不可回收和湿垃圾的问题上?

    

    陆月星:可回收的问题也很多,也有回潮、反复。比较早我们有一个供销系统,有个专门的废旧物资收购站,有个系统。当然,那是计划经济下的一个产物。市场经济以后,很多回收物的利用是“游击队”在干,就是一些拾荒人员、其他的外来户籍打工人员,专门从事这块工作。但这几年随着环境整治,配套的环境条件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所以现在可回收物的回收利用渠道、网络,已经遭到了垮塌性的影响。所以我们跟相关部门,特别是商务部门,在对接,实施“两网协同”,就是把原来可回收物的回收收运网络跟现在生活垃圾网络工作能对接起来,从小区开始,比如说投放容器,到小区以后收集的车辆、单位,到末端利用,这个过程中发挥我们各自的优势,把这张网重新结起来。

    

    秦畅:去拿了以后运到哪里,运到工厂或垃圾处理的企业,怎么处理,是不是能循环经济变废为宝,最后形成一个丰富的链条,湿垃圾、干垃圾都运走了,有个数字说,一天产生的垃圾能堆一个金茂大厦,“垃圾围城”是一个问题。

    

    陆月星:生活垃圾量按正常的年份或状态来算,都是超过2万多吨。就生活垃圾,不包括其他的垃圾,量非常大。垃圾都要按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的要求来处理、利用。首先是焚烧设施建设,因为原来的垃圾末端处置主要是填埋,但占用的土地资源太多了,上海本身的土地资源非常有限,没有地方埋了,怎么办?就烧。因为从垃圾焚烧现有的技术程度来讲,是最经济、最环保的一种处置方式。

    

    秦畅:可是一听“烧”,老百姓就觉得环保问题来了,垃圾焚烧产生的环境问题,解决得了吗?

    

    秦畅:应该讲相比较填埋或其他的处置方式,环境影响是最小的。我们也是借鉴了国外的发达国家垃圾焚烧的一些先进技术,包括    装备、设施,我们建焚烧厂的时候,我们是瞄准世界最高的一些技术标准造焚烧设施,特别是排放要求,我们的要求已经超过了欧盟2000?的标准。

    

    秦畅:上海垃圾焚烧厂的排放标准高于欧盟的垃圾焚烧厂的排放标准,能做到这么高!目前的垃圾焚烧厂够吗?未来还会新建新的垃圾焚烧设施吗?

    

    陆月星:垃圾焚烧设施从现有的处置能力来讲还有一定的缺口。“十二五”按“一主多点”,“一主”主要是老港的焚烧设施,几个郊区按每个郊区一座焚烧厂的要求,“十二五”已经落地了了,全市约2.7万吨的处置能力。还有老港二期的一个6000吨的设施要建设,满足垃圾焚烧处置的需求。

    




    秦畅:垃圾焚烧展有一个丹麦的垃圾焚烧厂,是设计师设计的,他把垃圾焚烧厂设计成了一个滑雪场,整个建筑是一个循环的,从顶端滑雪滑下来的焚烧厂,在湿地公园里,烟囱的烟圈有颜色,如果颜色是白色的说明是合规的,是灰色的就说明有指标有问题,通过烟圈居民就可以监督垃圾焚烧厂是不是达到了环保标准。平时焚烧厂里有非常多的公共活动,尤其体育活动的设施,跟周边居民非常相融合。

  

    陆月星:这也是我们追求的一个方向。现在建造过程中,我们不仅提高技术标准,使环境影响最小化,同时还要从环境友好型的设施建设来增加一些功能。

    上海新上的这些焚烧设施,从景观功能来讲,我们请了一些专业的,甚至设计大师来设计外观、造型,首先形态上非常漂亮。同时,要增加一些跟社区互动、服务的功能,包括建一些公园、搞一些配套服务设施,特别是热能的利用,可以为居民社区服务。

    

    秦畅:这就环境友好了。甚至很多市民希望到垃圾焚烧厂看看,如果真在家附近,哪怕2、3公里,就想知道,我怎么监督你,知道你环保是符合标准的?

    

    陆月星:现在焚烧设施都有一个严密的监测体系,监测指标将来我们可以通过建筑立面的显示,包括网络上,都可以做到,显示我们焚烧产生的技术指标,对环境影响的指标。

    

    秦畅:最好以后能带大家参观垃圾焚烧厂。上次我跟雪瑾做过一档节目,就是探讨现代垃圾焚烧的技术进步和可以达到的可能性,技术在不断的推进,如果能做到好的标准,就应该敞开大门,让大家走进来参观,其实也是一种非常好的监督。而这种监督,才会让大家对垃圾焚烧厂的刻板印象有所改变。

    

    陆月星:对。欧洲的一些焚烧设施,不仅老百姓可以经常去参观,本身可以作为一个科普教育的设施,同时,有些功能性的设施可以直接服务于市民。

    

    秦畅:上海有垃圾焚烧厂可以参观吗?

    

    陆月星:有。

    

    雪瑾:学校里会组织他们参观。

    

    陆月星:我们组织了一个“垃圾去哪儿了”的活动,市民只要报名,我们可以定期组织市民参观。

    

    秦畅:现在我们听听记者在街坊中听到的一些市民的声音。

    

    (市民采访)    

    

         

    

    秦畅:有市民说要像交通那样,促进垃圾分类,只有罚这一个办法。也有人说,如果垃圾分类做得好,可以做一些奖励,给人鼓励。我知道绿色账户其实就是市容局已经在推的一个激励型的项目,但市民说,得罚,不罚没有感觉,不会倒逼我分类。

    

    陆月星:首先要感谢大家对绿化市容环卫工作的关心。当中有鼓励,也有批评,批评意见比较多的,还是垃圾分类工作,不尽如人意。垃圾分类工作的推行,是个系统工程,因为一个良好的行为习惯的养成,既要有激励,又要有约束。所以从激励角度讲,我们这些年一方面宣传动员,同时推行了一个绿色账户,按垃圾分类,特别是干湿分开的要求,定时定点投放了,我们在绿色账户中可以积分。将来通过积分可以兑换一定的资源,不仅是物质资源,还有精神方面的激励,我们会跟一些部门的工作对接起来。

    同时,还是要有约束,包括处罚。我们也考察了很多国内外的先进城市推行垃圾分类的做法,经验,我们觉得,要走法制化的轨道。法制化过程中,处罚也是一个必要的手段。处罚不是为  处罚而处罚,更主要的,是起到一种约束的作用。我们也考察了其他的一些城市,用得好,对促进垃圾分类、形成良好的习惯,还是比较有效。而且上海现在有个思路,将来如果实施处罚,包括按有关法律法规,实施收费,还可以跟激励制度结合起来。比如绿色账户,有积分了,居民积到一定的分数以后,一方面可以兑换一些资源,一方面现在研究实施一定的收费制度,可以对接对冲。如果做得好,积分有了,也可以冲抵收费的那个部分。

    

    雪瑾:我分享一个现象,市民对绿色账户使用过程中,感觉年纪大的人比年轻人接受程度更高,因为年纪大的人有时间,也愿意换点小零小碎的东西。但对年轻人来说,所谓的这个激励,没法吸引他。怎样让年轻群体也成为绿色账户的使用主体呢?

    

    陆月星:我们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绿色账户实施以来,对中老年人的吸引力比较大,特别是可以兑换一些日常的用品、资源,包括花盆、日用品。大家还是有一定的兴趣。对一些白领、年轻人而言,觉得对这些好东西好像不是太在乎。考虑到这个问题,我们把绿色账户的推进跟金融、互联网企业搞了对接,包括跟银行卡、蚂蚁金服对接,积累信用分,将来在信用支付过程中的信用资源都可以利用,这对年轻人来讲,也是一种比较好的激励方式。

    

    秦畅:对年轻人来讲,通过互联网,他觉得方便、熟悉、有亲切感。这是对不同群体的激励措施。

    刚才听陆局长说,未来很可能会有相应的约束或收费的措施推动垃圾分类深入、大规模的展开。这次从企事业单位开始的,是不是就是一次尝试?您说很可能今年还会有开出罚单的可能,这是不是就是要用一些约束性手段,督促垃圾分类继续向前推进?

    

    陆月星:对,这也是我们今年推进工作的一个措施。同时,我们希望通过更大范围的调研,再进一步听取市民的意见,然后通过立法来保障一些措施的实施。所以,今年市人大也非常重视垃圾分类工作,把垃圾分类的立法作为人大重点立法调研课题,还要组织人民代表到社区里广泛听取市民意见,看看激励、约束用什么手段,听取意见以后,通过立法把大家的共同意志变成一种法的要求,共同规范行为。

    

    雪瑾:有市民说,奖励是没底的,还是要罚,不罚不会有好习惯。

    

    秦畅:现在上海有些社会组织,有些市民确实不知道,习惯养成也很难。垃圾分类多长时间可以养成一个习惯?陆局长,您猜猜他们告诉我是多长时间?在垃圾分类上,一个小区,就像扬波小区,非常好,很快,但是极个别,一般要一到两年的时间,而且两年之后,最好还有一些社区志愿者能相互提醒。但这个频率会不断减弱,一开始可能每天都有志愿者,每天提醒大家,可能过了一个月是隔天有人(提醒),过了一年以后是隔一个星期有人,过了两年以后可能是偶尔有提醒。是一个长期的、持续的过程,我才知道原来垃圾分类习惯,不是那么容易养成的。

    

    陆月星:对,垃圾分类看似是一个比较简单的行为,但是这个行为要养成习惯,非常难。严格讲,垃圾分类的习惯从无到有的形成过程,非常艰难。怎么养成这个习惯?主要思路,还是要知行统一。首先,要宣传,要告知,包括志愿者的宣传、教育。现在我们宣传渠道,一方面是通过媒体,电台、电视台,也非常给力,最近公益广告频率也非常高,同时更多的,是要进入社区,进入家庭,进入学校。这几个渠道,我们都在跟相关部门协调推进这方面的宣传教育工作。同时更多的是实践,一个习惯养成,更多是要坚持不懈、实践。这需要我们各方做工作,也包括政府、社区的管理者、志愿者。

    现在做得好的小区,很多志愿者组织都加入了相关的工作,一方面是教育、激励,另一方面也是监督。现在我们每天推行定时定点投放,我们有一个志愿者在那边,他既配套搞一些服务,实际也是一种监督。

    

    秦畅:80%以上的居民,可能有了提醒就愿意做配合,但人都有惰性。

    

    雪瑾:有网友朋友说,法律约束、自我意识要同步走。还有网友朋友说,关键还是人的素质要提高,还有网友说,罚不解决问题,靠激励才能引起居民兴趣。

    

    秦畅:这是未来立法调研要调查的,究竟什么样的方式对今天的居民而言,真的有一种推动作用帮助全社会养成垃圾分类的习惯。做到了,结果就是垃圾减量,这个时候大家都得益,把道理要跟大家讲清楚。

    

    陆月星:要保护我们的家园。一个小区不搞垃圾分类,很多垃圾不能得到有效的收集利用,影响了小区自身的环境,同时更大的,要考虑保护我们地球家园。垃圾不能循环利用,对地球的影响、危害是非常大的。

    

    秦畅:说到危害,还有那么手机回收现在是个大问题,包括电器回收,这方面情况如何?

    

    陆月星:这方面,也是喜忧参半。一方面,手机、电脑、其他的一些电子设备增加,上海形成了一个电子废弃物的回收利用系统,像金桥,做得比较好,一个电话就上门回收,搞一些大的活动,也可以有偿回收电子废弃物。

    

    陆月星:回收系统的建立一定要跟循环经济的产业发展对接好。

    

    秦畅:甚至跟生产企业的社会责任连接起来,有网友建议,让生产电器的厂家有一定的税收倒逼企业进行回收,这样是不是能把产业尽快做起来?

    

    陆月星:从国外的成功经验看,都是把垃圾分类、减量延伸到生产,有个生产者责任的延伸。现在国内也在推行。对生产制造的企业,对最终末端处置,要有一个责任。无论是最终的回收利用,还是通过税收环节做一定的调节。

    

    秦畅:需要产业政策未来做调整,这是一个更大的系统性的工作。


    雪瑾:有网友朋友说,垃圾分类还有一类是有毒有害垃圾。

    

    陆月星:对电池,我们习惯上都作为有毒有害垃圾。充电电池的基本都是有害垃圾,一般的干电池已经不在危险废弃物名录中,对老百姓而言,如果分不清,可以都投入有害垃圾桶。

    

    雪瑾:有网友朋友说,想报名参观垃圾焚烧厂,不知道是怎样的流程?

    

    陆月星:市民可以通过关注废管处微信公众号“垃圾去哪儿了”,直接在线报名。

    

    秦畅:我有兴趣去参观一下,要么我们电台主持人带家属组织一个小分队。

    

    雪瑾:我们说垃圾,网友也很关注绿化,树木怎么修剪,树木影响了生活,应该怎么办?

    

    陆月星:这几年通过各方努力,绿化的量逐渐拓展了,覆盖率也逐步在提高,大家会有一种获得感。应该讲,上海的绿化,不是多,还是少,所以,我们还是要增加绿化的种植。同时,绿化多了以后,特别是小区里边,对停车、采光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我们跟物业部门也进行了对接,形成了一些制度性的安排,定期做修剪,如果有必要就移栽。

    

    秦畅:其实跟垃圾分类是一个道理,都需要小区居民之间通力协作、协商,大家一起干,才干得成。包括修剪绿化,就是一二楼和五六楼之间的居民的矛盾的调节,还有有车和没车之间居民之间的一个碰撞。

    

    陆月星:这实际是一个利益关系的调整,所以需要共识。通过小区居民的自治,政府制订一些配套的规范的办法,一起解决这些矛盾、问题。

    

    秦畅:如果有了树木修剪规范,大家吵的时候就有个标准了。我知道绿化局有规定,即使小区绿化,也不能随意铲除。

    

    陆月星:对,这是《上海市绿化条例》法律规定的,不能随便铲除,特别是毁树,这更是违法的。对修剪,我们有技术规范、导则。如果适当做一些布局上的调整,我们也有一些程序性的要求。总的要求,就是不减少绿量总量,这样的前提下做一些合理的调整。

    

    雪瑾:有网友朋友说,对环境产生破坏的事、人,还是有处罚措施,没有法律的惩戒,感觉再多都无力。还有网友说,小区里废旧电池回收还可以,有个箱放着。还有的小区找不到,哪里有,在哪里可以查询?

    

    秦畅:大家的积极性一定要保护。

    

    陆月星:一般实施垃圾分类的小区,这些容器、设施都会有。有些以前有,后来没有了,从管理角度,我们都会落实这些收集的容器,同时落实收运的渠道。

    

    秦畅:在未来五年,“十三五”,建设头一年,我们会明显在市容绿化环卫中看到哪些短板问题被针对性的解决?

    

    陆月星:上海的绿化市容工作,确实有不少短板。

    从绿化角度讲,除了“面”上增加绿地总量,还要扩大公园建设的范围。原来要求出门500米有一块3000平米以上的绿地,内环是做到了,外环还没有做到,我们要结合城市更新,做一些微型绿地,使得绿化、特别是公园布局更合理。

    同时还有一块大短板,就是垃圾处理。国务院办公厅也专门下发了文件,上海也在制订配套措施,想在“十三五”期间,把刚才讲的这些问题从系统建设上讲有明显的进步。

    

    秦畅:绿地扩大、垃圾分类,这是市容绿化局2017年最针对性的重点工作,我们看着,等待着,同时大家可以一起监督着。

    

    雪瑾:再次感谢我们市绿化市容局局长陆月星陆局长。2017民生访谈到今天正式收尾,大家可以通过990微信公众号、上海观察APP了解具体的内容。

    

    秦畅:感谢各位的收听,谢谢陆局长。再见!

    

    陆月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