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2019上海广播民生访谈——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局长 邓建平做客节目实况
发布时间:2019/4/19 14:34:00       来源:绿色上海       【字体:

微信图片_20190419172721.jpg


雪瑾:闵行人家说周边生活质量变好了,人们幸福指数不断提升。真心实意说垃圾箱房少一点,市民健康长寿一点。

   

海波:有什么金句跟我们分享吗?

 

邓建平:垃圾分类出发点都是民生诉求,着力点是前端分类。

 

海波:特别感谢市绿化市容局的局长作客我们节目。

 

雪瑾:感谢各位收听今天的《2019上海民生访谈》,听众可以下载阿基米德FM回听节目,同时也可通过关注话匣子app、公众号、直通990微信公众号,了解本次“2019上海民生访谈”具体内容。

 

海波:明天上午9点做客我们2019上海民生访谈的是:上海市医疗保障局局长夏科家欢迎您继续关注。

 

雪瑾:本次节目编辑:一也、吴雅娴 责编:肖波 监制:毛维静。我是海波,我是雪瑾,感谢您的收听!

 

海波:上海还有一大亮点,上海浦江两岸的景观灯光,这一直是国内外游客特别关注的非常好的地方,这个灯光改造会继续提升吗?

 

邓建平:这个灯光改造会继续提升,去年我们按照市委市政府的要求,对黄浦江两岸核心区域的景观灯光改造,按照对标最高标准、最好水平进行了改造。改造里涉及到四座大桥,十六座码头,杨浦大桥、南浦大桥之间,20公里里388栋重要建筑,进行了全面的改造提升。应该讲改造提升以后,去年的国庆节,特别是首届进口博览会,得到了国内外来宾一致的高度评价。今年我们要继续在核心区有大的提升。

 

邓建平:第二是在杨浦大桥到吴淞口,我们卢浦大桥到徐浦大桥之间42公里岸线还要全面启动。在吴淞口我们要打造一个海上门户,通过灯光景观,在世博地区通过两岸的联动效果,展现浦东浦西的特色。在徐汇滨江这里,我们想通过建筑灯光体现繁华,体现时尚,同时南浦大桥跟杨浦大桥之间,我们还有一部分的第二立面第三立面的建筑要进行改造,相信这次通过今年的改造,我们黄浦江两岸的景观灯光,肯定能比去年有更好的展现给我们上海市民。

 

雪瑾:网友说我们公共绿地面积确实在扩大,但是上海绿道还会有更多建设让市民可以享绿吗?

   

邓建平:绿道确实是市民群众满意度测评中得分是非常高的,主要是依托绿带、林带,另外是水道河网、景观道路、林荫道等等,自然的人工廊道建立的。我们的廊道建设应该是2016年开始,每年建200公里,建的过程中,各个区非常重视,往往我们下达任务的时候,各个区都要建。所以到去年为止我们已经建了671公里,今年2019年下达了200公里建设任务。我们绿道建设过程中体现四个特点,一个是规划引领,有序推进。做什么事情一定要有规划,只有做好规划以后,我们绿道的建设能够按照健康多元来做好绿道建设。第二个生态优先,绿化彩化,这一两年我们城市的色彩彩化美化方面可能比以前做得更好一点。

 

海波:包括在公园绿地里,除了绿色还有其他色彩。

 

邓建平:我们在绿化建设过程中,按照绿化彩化珍贵化、效益化的要求来推进。

 

海波:樱花林、梅花林等。

 

邓建平:在樱花林、梅花林下面开辟城市绿道。第三个是因地制宜,便利可达,第四个是科技引领,精细管理,我们计划到2020年的时候,全市绿道总长度要超过1000公里,到2035年的时候,全市绿道我们要争取达到2000公里,这是我们的目标,推进过程中还要各个区、各个街镇,还有我们市民群众大家一块共同来支持。

 

邓建平:上海市绿化市容局主要职能有四方面,第一个全市绿化管理,第二个全市林业管理,第三个全市环卫管理,第四个市容景观管理,跟民生都是非常密切的。这次机构改革我们绿化市容局牌子没有变,但是职能有所调整。像环卫管理这块,我们把可回收物点站场的建设规划管理归到绿化市容局,原来不在我们局里。第二个在林业这块,对应自然资源部国家林草局,把地质公园归到了绿化市容局。

 

海波:跟绿有关的都归您这儿了。

 

邓建平:森林防火归到应急管理局了,我们崇明有一个中华鲟自然保护区,中华鲟自然保护区的管理职责就归给我们绿化市容局了。

 

海波:生态保护还有生物保护等。上海说到这里,我们说上海的环境,这跟市容绿化绝对是息息相关的,尤其我们身边好像出了很多绿道,春暖花开的时候特别受到市民欢迎。


海波:最高达到百分之百的有吗?

 

邓建平:百分之百还不敢说,但是有98%、99%的。第二个就是分类的品质好,我们现在强调要分类的实效,垃圾分类分得好,实际上可回收物的量大幅增加,湿垃圾的量大幅增加,干垃圾的量大幅减少,这个是分类的实效,是分类的品质好。第三个做的好的往往都是严格执行定时定点的来管理的。

 

海波:刚才雪瑾说的外卖包装,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量,我们考虑到这方面了吗?

 

邓建平:外卖包装的事情,我们包含在刚才报告的十八项配套的政策措施里面,我们现在正在跟市场监管局、商委等等有关部门,正在制定相关的配套的政策。

   

雪瑾:刚才我们提到监督,在生活垃圾分类的五个环节,很多市民像城市啄木鸟,很可能市民来参与到这种监督集中工作里吗?

 

邓建平:非常欢迎,从市级角度,我们正在组建社会监督员的队伍,同时我们也要求区里面成立相应的社会监督员的队伍,社会监督员我们也有一些条件。

 

海波:我们是公开选聘吗?

 

邓建平:我们公开选聘的。

 

海波:就是生活垃圾分类的社会监督员制度。

 

邓建平:条例里也有这个要求,今年7月1日起,在全市范围里全面开展生活垃圾的社会监督工作。

 

海波:什么时候开始面向社会公开选聘?

 

邓建平:我们上个礼拜局党组会讨论了市级层面的社会监督员的管理办法,希望区里面也按照我们的办法来公开招聘我们社会监督员。我们社会监督员聘期两年一届。

 

雪瑾:我们也会继续关注,有细节包括标准公布之后,我们会在节目里招募听众成为生活垃圾社会监督员。另外看到有些听友问,这次2019上海民生访谈涉及到组织机构改革,绿容局职能方面会有什么变化吗?


邓建平:我们回收一吨废纸,可以节省很多木材,可以少砍很多大树,就是这个道理。

 

雪瑾:源头减量我们刚才说到,像外卖包装减量,还有酒店不提供一次性日用品,这个在生活中怎么执行?

 

邓建平:这块我们重点要放在不主动提供。

 

海波:我们都知道,我到国外采访也好,欧洲等酒店里没有一次性拖鞋,没有一次性牙刷。

 

邓建平:我们这次立法不主动提供,假如外地游客到上海住在宾馆里,一次性的用品没有带,你可以到服务台找服务员领取。还是鼓励你自己带,但是你不知道上海的条例不知道上海法规,外地游客没有带可以到服务台总台去领取。

 

雪瑾:闵行人家说我们要为生活一般水平的居民着想,真心实意说,也希望在垃圾分类的端口,监管部门可以加强管理,我们可以得到实实在在的效应,大家共同努力。163说还得要带动长三角全面启动一起完成。

   

邓建平:确实崇明生活垃圾分类做得非常好,这次垃圾分类崇明区政府做了同步推进的工作。

 

海波:我们真的要好好学习,上海分类垃圾做得好的小区好在哪里?

 

邓建平:现在垃圾分类分得好的角度,从区的角度是崇明区跟长宁区,其他区也非常重视,逐步的分类实效在提高。我们感觉分类分得好的小区,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一个是居民的参与率非常高,市民群众一个小区里基本上90%以上都参与。


雪瑾:能不能这样理解,第一个以后垃圾是要计量收费的,第二个是要差别化收费的,是这个意思吗?

 

海波:我不知道我的想法对不对,我觉得这种所谓的收费制度,最终目的还是让你养成不要随便丢垃圾的习惯。

 

邓建平:最关键要减量。

 

海波:因为他有成本了,我们办公室一个记者说自从垃圾分类以后,我们楼下开始分类了,有志愿者站在下面的时候就得自觉了。但是之后产生了一个特别不方便的情况,我连用一张餐巾纸都想要么不用了,或者拿个手卷。但是大概两三个月养成习惯以后觉得也还好。


邓建平:我们像中心城区,一吨垃圾处置费要向区政府收221块钱,同时还要收每吨100块的环境补偿费,因为中心城市没有垃圾处置设施,运送到其他区,哪个区接收,一吨一百块。市里对产生垃圾的各个区,特别是中心城区收取了221块处置费加100块环境补偿费,没有直接向市民收。前段时间我们也通过调研,调研过程中发现,生活条件、家庭条件很好的,他的垃圾的量产生的相对多,生活条件相对一般的,他的垃圾的量相对来讲产生的就比较少。这样的话,我们政府替老百姓买单产生了不公平,往往生活条件越好的产生垃圾越多,但是政府买单是一样的,他往往可能要多一倍到两倍,但是政府的财力是公平的。政府的财力可能是相对生活困难一点的,他得到的实惠更多一点。

 

邓建平:比如每个区,2018年垃圾处置费包括环境补偿费,我们收了3个亿,这3个亿里应该讲生活条件、家庭条件好的,他产生垃圾多,他应该多交钱的,但是现在都一视同仁了。这3个亿假如政府不托底买单,这3个亿财政资金用到社会保障上,用到教育方面,用到卫生方面,用到民生改善方面,可能是我们家庭条件、生活条件差的老百姓得益多一点,生活条件特别好的,他的社会保障也好、教育也好,他占用的资源就少一点。把这个道理讲清以后,接下来我们全市按照国家的要求,来推进居民生活垃圾收费,应该最得益的是中等收入及以下的市民群众。


海波:您前面说的单位垃圾分类管理办法,单位必须做好,尤其是餐饮单位。

 

邓建平:2004年就开始收了。

 

海波:个人收吗?

 

邓建平:老百姓生活垃圾收费,我们一个国家有要求,我们国务院在2017年的时候,下发了《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提出,要按照污染者付费原则,谁产生的垃圾谁来付费。2018年的时候,国家发改委根据国务院的要求,又出了一个《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这个《意见》明确,到2020年底,全国城市要全面建立垃圾收费制度。另外对具备条件的居民用户,要实行计量收费和差别化的收费,对市民群众的收费国家是有要求的,2017年国务院就要求了。第二个国际上有先例,像日本东京,它的垃圾都是分类的。发达国家很多大的城市,实际上生活垃圾也都分类。收费对生活垃圾的分类、投放、减量促进作用是非常大的。第三个就是上海已经有实践了,上海的实践实际上就是对单位已经从2004年开始收了,这个过程中,我们对区政府收钱,实际上由区政府替市民群众买单。


海波:那也很厉害,一个《条例》有18项措施。

 

雪瑾:有哪些?

 

邓建平:制度类的我们有8项,这8项大致是几个方面。一个是刚才说到的生活垃圾不分类不收运的操作的规程,刚才海波你们也问了,是不是小区里马上不分类不收运,不是的,我们有具体的操作规程,是配套的。另外生活垃圾的总量控制制度,大件垃圾处理管理办法,可回收物的回收规划实施方案,还有单位生活垃圾收费的管理办法,这个管理办法我们上个礼拜局长办公会进行了讨论,初稿出来了,接下来要跟市发改委、财政局有关部门去研究。

 

海波:收费也是势在必行。

 

邓建平:势在必行。刚才说的8项是制度类的,政策标准类的我们有10项,这10项工作我们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比如可回收物品的目录等等,我们到时候还要请海波电台帮助宣传。

 

海波:我们一定做好解释工作。

 

邓建平:刚才讲到收费的事情,市民群众也是非常关心非常关注,实际上当初立法的时候,我们也是反复研究。


海波:我们还做了一个不分类不收运的制度。

 

邓建平:这个制度是当初立法的时候,大家提了很多的想法,很多的建议,实际上我们对单位的这一块不分类不收运我们已经实施了,在实施过程中,我们也不是很简单粗暴的,分的不清楚我就不收了,一般先通过指导教育,屡教不改的就实施不分类不收运。居民小区更加特殊,一个小区一千户老百姓,九百户老百姓都分类了,一百户老百姓没分类,没分类马上不分类不收运,九百户老百姓就要说了。所以我们这块主要还是依靠我们多家指导,多加劝告,确实情况严重的,我们把问题提交到街道办事处跟镇政府,街道办事处跟镇政府做了工作以后,屡教不改的就按照我们条例的要求,这块我们做的都是相对比较深入的。


雪瑾:很多市民在网站上评论,其实像我们现在《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纳入了法律框架,7月1日实施之前,有没有相应的配套措施保证生活垃圾分类在推行过程中各个环节,包括各个参与者、志愿者、市民也好,都能有很多政策落地呢?

 

邓建平:我们条例是7月1日实施,但是围绕条例,我们有18个配套的政策、配套的制度,18个配套政策制度现在正在紧锣密鼓的抓紧制定过程中。

 

海波:就是围绕着《生活垃圾管理条例》。

 

邓建平:因为《条例》里法条相对比较宏观,需要我们相关的政策、规范、制度来细化。


雪瑾:有的区有桶长制。

 

邓建平:奉贤实行了桶长制,金山也实行了,只要我们干部负起责任来,多提醒多指导,我想很多的村民市民都会自觉的来分类。包括刚才我讲到的那么多大道理、小道理,听了以后应该讲市民群众一定能够自觉的分类。

   

海波:我更加觉得中心城区居民要向郊区好好学习。

 

雪瑾:垃圾分类推行的话,哪怕一个小区都是一区一策,每个小区都不一样。

 

海波:我们现在小区垃圾分类有五个环节,有没有监督约束机制?

 

邓建平:我刚才报过了,五个环节,市民源头投放到小区,属于物业监督指导的责任,短驳也好,到垃圾箱房也好。再就是我们的运输,从垃圾箱房运到中转站,中转站压缩以后运到末端处置,这五个环节是互相监督的。老百姓没有投放,物业人员可以监督市民群众,物业短驳中混装混用的,老百姓可以监督物业,另外假如小区垃圾分类没有分好,环卫公司可以督促物业,企业没有分类,物业企业可以监督环卫运输公司是不是在混装混用。到末端处置实施焚烧厂、湿垃圾资源化厂,运过来的垃圾假如没有分类好,末端处置公司可以监护运输公司,五个环节相互监督。


雪瑾:不单单街头市民打分,网友说现在离7月份不远了,不少市民还是不清楚每种垃圾怎么分,闵行人家说七宝公交站台也放了分类垃圾桶。

 

海波:采访中说我们分的,分得很好,我听声音年纪偏大一点,现在我看分的好的,你看崇明就分得特别好,去年夏令热线本来是个投诉,结果记者到了以后说这个地方垃圾分类怎么这么好。我去年看我们做得好的,青浦重固镇排在第一的。

 

邓建平:当初我们召开会议的时候也有很多领导提出来,我个人判断郊区这块的农民住宅相对比较分散,就是一家一户,一家一户前面放了干湿垃圾桶以后,分类投放以后,看的一清二楚,这是一个情况。第二个我们郊区的村的党支部党组织,它的发动工作非常重要,把村委会、村党支部发动起来,把村民小组长发动起来,一个村也就是六七百户,大的一千多户,村里面的干部带头,重固镇我也调研过,村领导每户居民家里看一下。


雪瑾:每次我们每位局长来作客我们的节目,都会上街头听听市民老百姓对我们这个局到底做哪些工作做哪些建议,我们做了街访问,一起听听。

   

问:上海市绿化市容局,您知道他是管什么的吗?

1、我也不怎么清楚。(您小区里面垃圾分类了吗?)分类了!

2、没有收到要我们垃圾分类的那种消息,好像感觉还没有开始。

3、分类了,做得很好的。

4、干的湿的,我们是分桶的。

5、都是外边看上去很好的,就里边的实质是什么样就不知道了。

6、有的时候就混在一起丢。

 

问:为什么以前没分,现在分了?

1、大概没到位吧。

2、现在比以前弄得好了,美观了,清洁整齐。

 

问:绿化啊,家门口的公园啊,您觉得这方面工作做得怎么样?

1、还可以,像提篮桥那里都搞得满好的,现在都变样了。

2、绿化好了,还有运动的过道。

3、好像绿化面积大满多了,虹口这边鲁迅公园这里也做得很好的,看樱花也很漂亮的。(你们之前带孩子去了对吧?)对啊。

 

问:满分十分,您给他们打几分?

1、我当然给他打十分了,在绿化方面已经做了很大的成绩了,我们再给他不打分数,自己也不好意思了。

2、打七分,分类好像还是有一点不太够。

3、八分左右,绿化再做的再精致一点。


海波:很多居民以前是这么想的,现在还是这个问题,我前面给你分好了,后面又装一块,又出问题了。

 

雪瑾:关于混装的观念怎么改变,让他们改观。

 

邓建平:混装问题,是市民前一段时间反映比较强烈的问题,市民群众感到我按照要求进行四分类,物业公司、环卫公司又把它们混在一块了,所以我们现在通过几个方面采取措施。一方面在我们的五个环节之间,分类投放、驳运、运输、中转、处置,我们建立了双向监督的系统。包括末端处置设施,包括中转、运输。第二个建立了举报平台,通过一二三四五市民举报。第二对干垃圾、湿垃圾的运输车辆进行标志标识喷涂,我们湿垃圾处理车已经到了700多辆,干垃圾运输车数量到了3055辆。

 

海波:装的时候,是干垃圾车辆装湿垃圾一看就能看出来。

 

雪瑾:四分类的车长的也不一样。

 

邓建平:长的不一样,市民一看就可以投诉,便于监督。另外我们也开发了一个信息化的监控平台,我们可以通过终端发现,中转站也好,末端处置设施也好,接下来要衍生到小区的垃圾箱房,通过视频进行监控。相信我们五个环节的监督,我们运输车辆的分类标识上去以后,混装混用的现象会大大减少。

 

海波:我们会罚吗?

 

邓建平:我们会处罚的,对混装混入的,经过我们的劝告,还是混装混用的最高罚5万块,情节严重的要吊销许可证。

 

雪瑾:有个小区两网融合,一周一个小区里可以卖3000块钱。

 

邓建平:确实不想卖的,你把它投放到可回收物箱里,家庭条件相对差的,对这些可回收物更加注意,这是一鼓励。第二个是两分类,我们在居民家里放两个垃圾桶,厨房放湿垃圾桶,阳台过道或者客厅里放干垃圾桶。湿垃圾桶在厨房间,除了包装纸、塑料盒放到干垃圾里,一般的果皮、菜叶、剩饭菜放在湿垃圾桶里。我们也不是说一开始要百分之百的准确,不要讨论细小的,就讨论大的骨头,大的骨头是相对的。一头猪有一百斤三百斤大的,同一块骨头到底怎么分,细枝末节不要纠缠,先是家里干垃圾桶、湿垃圾桶厨房间厨房外面的分清楚,先养成好习惯。

 

邓建平:另外家里分了以后拿到小区里进行分类投放,我们现在鼓励逐步在推进定时定点,但全市13000个小区,到目前定时定点投放箱房我们改造了10055个,还有将近7000个垃圾箱没有改造好,这个过程我们要逐步过渡。我们建议比较高档的小区大楼下面,设干湿两个垃圾的分类桶,再就是通过小区物业把它分类好。确实难度非常大,近阶段我们可以通过每个楼层设干湿两个垃圾桶,最终实现定时定点。

   

海波:公共场所当中也加强了这方面。

 

邓建平:公共场所我们设置了干垃圾和可回收物的两分类容器,包括外来游客也好,包括我们市民群众也好,在道路上公共场所按照两分类,可能有的市民群众问:我可能要产生湿垃圾,当初讨论立法的时候,我们也反复讨论,我们上海是个文明城市,我们不鼓励市民在马路上边走边吃,吃水果。当然你确实吃了,我们现在在大型的超市、餐饮店前面也有设置湿垃圾桶,但是普遍在公共道路上设置干垃圾跟可回收的垃圾桶,这是道路跟公共区域的。

 

邓建平:实际上我们上海的生活垃圾在立法的过程中,对分几类的问题,大家讨论相对比较热烈。另外对分类的目录这一块,大家也是讨论比较热烈的。我在想我们上海的垃圾分类现在人大已经立法了,我们分四类,老百姓也都清楚了。往往我们市民群众要问我到底怎么分,我感觉不要纠缠在细枝末节上,我们市民群众在家里面,我们实际上提的叫一严禁、一鼓励、两分类。

 

邓建平:家里面严禁把有害垃圾投放到湿垃圾、干垃圾里。但是有害垃圾在我们居民家里面产生以后,拿到小区里面的有害垃圾桶投放。第二个是一鼓励,鼓励居民把可回收物拿去卖,上海市民大体分三类,比较有钱的,一般的,生活经济水平有困难的,很有钱的一般家里都有家政服务人员,他们作为家政服务补充的收入。第二个是中等收入的家庭,它的父母亲、丈母娘包括小夫妻,实际也是比较注意的,废报纸、旧书刊会集中在一块去卖。我记得上个礼拜我们卖了35块钱。

 

雪瑾:感谢春露给我们带来的详尽的描述。刚才很多听众说邓局长,我们小区生活垃圾分类刚刚开始,昨天我们现场讨论会上也讲到了,生活垃圾其实进入到每一个社区,它的一些硬件的更新设施,其实都是要慢慢逐步来推进的。

 

邓建平:对的。

 

雪瑾:目前我们基本完成了居住区基本改造1万多个,老百姓在源头进行分类,进行破袋处置,但老百姓问的最多的问题,我也分不清垃圾到底是湿垃圾还是干垃圾还是有害垃圾。

 

海波:话匣子出了一个小游戏,越分越开心,后台大概有40万人参与,垃圾种类增加到500个,有的人刷了一千多次。我们根据十万名网友游戏记录,错误率最高的是把本来属于干垃圾的光盘、打火机容易错误归到其他类,湿垃圾当中的核桃壳和盆栽植物、中药渣容易搞错,有害垃圾有X光片、相机胶片等等。

 

记者:我在杨浦区的湿垃圾处置中心,我在二楼控制室,正在观看直播的网友们可以看一下我们的直播,这里非常出乎我的意料,我之前以为这里会很臭,但是到这发现味道并不大,很难想象这里平均每天要处理300多吨湿垃圾,消纳所有杨浦居民分出的湿垃圾。这里之所以没有异味,是因为整个车间采用全封闭的设计,车间在臭气处理系统作用下,始终处于负压状态,臭气会被收集起来,经过洗涤吸附处理之后,才会进行排放。在控制室左右两侧,很多网友看到了各有一面透明的玻璃幕墙,可以清楚地看到湿垃圾资源化的蜕变。现在看到的是湿垃圾进料接收部分,湿垃圾车把小区里收来的湿垃圾倒到垃圾池,金属爪抓取到流水线。湿垃圾经过脱水等供需后大变样。

 

记者:我想很多听众跟我一样,干湿垃圾到底怎么分离的,特别关心。我现场看到首先要通过破袋机把袋装垃圾打散进行分离,初步分解,原理很简单,主要利用了干湿垃圾比重不同的特点,通过封闭的作用,把比重比较轻的干垃圾吹出来,技术最高的是干垃圾分选。各种塑料制品哪些可以资源化,完全依靠机械完成。这些干垃圾会进入光电分选流水线,可回收的分选后再利用,不可回收的垃圾压缩后运送到老港再处理。这里需要呼吁的是,这里的生产线处理能力一天在600吨左右,目前它实际每天的处理量是300吨左右,还是处于一个“吃不饱”的状态。其实在这里我们要呼吁广大市民朋友,要在自己的源头,就是家庭日常生活中,做好垃圾的分类,就是做好干湿分离,我相信这里的生产线能够发挥它更大的作用,美好的生活也是需要每个市民的参与。

 

邓建平:我们要把这些道理,对老百姓自己的,对老百姓家庭的,对子孙后代的垃圾分类的重要意义讲得透了,讲得深了,刚才市民群众听我讲了三点,还有一点就是占用土地资源。像老港只有15.3平方公里的废弃物处理基地,快满了是一个情况,我们通过种树防护林来减少影响,所以它大量占用土地资源,假如不分类,通过填埋,土地资源占用量也非常大,影响上海的可持续发展。但是通过分类以后,我们通过可回收物回收,一吨废塑料,可以提炼600公斤的柴油,这样就可以垃圾减量,实现垃圾资源循环利用。把这些道理跟老百姓讲清楚以后,我感觉到我们听众朋友听了以后感觉到确实垃圾分类我们一定要重视。

   

雪瑾:我们基本认识亮点,一个垃圾是放错了个宝贝,第二点生活中碰到一些市民去老港参观后触目惊心,马上会在日常生活中改善自己的习惯。今天节目不但可听,而且可看。前方记者来到了杨浦湿垃圾处置站,一起听听他在现场看到的情况。


海波:产生污染很多。

   

邓建平:对空气污染非常厉害,干垃圾湿垃圾不分以后要污染水体污染水质,小区里我刚才说了,干湿垃圾放在一起,污水流一地,分得清爽的不会流出来,不用的时候以桶换桶。另外干湿垃圾不分的时候,填埋的时候会产生渗滤液,渗滤液含有重金属,污染水体,污染地下水。污染以后对人身体影响也很大。

 

海波:另外一方面来说也体现了居民的文明素质。

 

邓建平:跟身体健康都有关系,这些道理很多市民群众还不是很清楚。还有污染土壤。一节电池假如在土壤里的话,对土壤危害要十几个立方米,还有几百年都不能消除这个危害。还有我们的塑料,假如不分类的话,可能降解的时间要几百年。玻璃的话,不知道要多少年降解。

 

海波:我们能体会到邓局焦急的心情。

 

雪瑾:观念上的转变还是有的,老百姓非常认同垃圾分类对我们生活未来环境是有好处的,关键老百姓在参与过程中,他可能会觉得具体怎么来分,具体怎么来做,关注点不一样。


海波:这个时尚从道理上理解,我们大家都理解,这次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上海两会上高票通过,本身意味着大家对这个事情,从道理上大家都明白。

   

邓建平:道理上部分市民群众是明白的,部分市民群众还只是从一般意义上的时尚,一般意义上的习惯,这个层面来理解的。我刚才说的第一个大的道理,是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第二个是垃圾分类新时尚,我感觉是改善市民的居住环境,增强城市的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的举措。比如上海这个城市,现在常住人口2400万,每天有500-600万的流动人口,一天要产生25000吨的生活垃圾,半个月就可以盖一栋金茂大厦。把垃圾分类好,有利于减量化,资源化,改善我们的居住环境。

 

邓建平:一般老百姓这个方面不一定理解,我想多说一点。假如干垃圾跟湿垃圾不分开的话,它会污染空气,小区里面大家有没有感觉,垃圾分类没有分的小区,垃圾箱房旁边可能就是臭烘烘的,异味非常大。垃圾分类分得非常好的,定时定点,湿垃圾分出来了,垃圾箱旁边空气也非常好。另外干湿垃圾不分以后,在运输过程中,干垃圾湿垃圾混在一起,容易跑冒滴漏,滴漏在路上,夏天气味也非常难闻。干垃圾湿垃圾不分以后要填埋,那个老港填埋旁边虽然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是夏天味道还是非常大。最可怕的是干垃圾湿垃圾不分以后,焚烧的话湿垃圾水分非常高,炉温很难控制,炉温850度以下,有可能会产生二噁英。


雪瑾:您怎么看待垃圾分类?

   

邓建平:2016年12月份,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14次会议上,习总书记强调,要普遍推行垃圾分类制度,这是关系到13亿人的居住环境,关系到垃圾的减量化、轻量化、无害化。去年习近平总书记11月份考察上海的时候强调,垃圾分类是新时尚,需要全民来参与,我关注了这件事情,希望上海要把这件事情抓紧抓实办好。我理解总书记说的新时尚,不是我们一个女士拿个时髦的包包的时尚,也不是我们男士穿一件比较好的西装的时尚。实际上是指生态文明的新时尚,实际上指的是提升一个城市的能级,增强核心竞争力的时尚,也实际上是我们市民群众提升文明程度的时尚。


海波:各位听众,大家好,奋斗创造,美好生活 欢迎收听2019上海民生访谈,我是海波。

 

雪瑾:我是雪瑾。

 

海波:从4月15号开始到5月1号,我们开启为期17天,由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携手新华社中国经济信息社、阿基米德FM联合推出的全媒体大型直播特别节目——2019上海民生访谈。

 

雪瑾:我们的节目会在阿基米德、 话匣子app同步音视频直播,大家可以通过节目直播帖参与互动。同时也可通过关注话匣子、直通990微信公众号、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东方网、澎湃新闻、新浪上海了解本次“2019上海民生访谈”具体内容。

 

海波:历时17天,上海17位委办局主要领导将陆续走进直播室,一起关注民生、聚焦责任。今天是第五天,为大家介绍今天来到我们节目的嘉宾: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局长邓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