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林与山水画
发布时间: 2021年10月20日       来源: 绿色上海        【字体:

清初画家恽南田(寿平)曾经说过:“元人园亭小景,只用树石坡池,随意点置,以亭台篱径,映带曲折,天趣萧闲,使人游赏无尽。”这几句话可供研究元代园林的重要参证。所以不知中国画理画论,难以言中国园林。我国园林自元代以后,它与画家的关系,几乎不可分割,倪云林(瓒)的清秘阁便是饶有山石之胜,石涛所为的扬州片石山房,至今犹在人间。著名的造园家,几乎皆工绘事,而画名却被园林之名所掩为多。

我国的绘画从元代以后,以写意多于写实,以抽象概括出之,重意境与情趣,移天缩地,正我国造园所必备者。言意境,讲韵味,表高洁之情操,求弦外之音韵,两者二而一也。此即我国造园特征所在。简言之,画中寓诗情,园林参画意诗情画意遂为中国园林之主导思想。

画究经营位置,造园言布局,叠山求文理,画石讲皴法。山水画重脉络气势,园林尤重此端,前者坐观,后者入游。所谓立体画本,而晦明风雨,四时朝夕,其变化之多,更多于画本。至范山模水,各有所自。苏州环秀山庄假山,其笔意兼宋元诸家之长,变化之多,丘壑之妙,足称叠山典范,我曾誉为如诗中之李杜。而诸时代叠山之嬗变,亦如画之风格紧密相关。清乾隆时假山之硕秀,一如当时之画,而同光间之碎弱,又复一如面风,故不究一时代之画难言同时期之假山也。

石有品种不同,文理随之而异,画之皴法亦各臻其妙,石涛所谓“峰与皴合,驶自峰生”。无皴难以画石。盖皴法有别,画派遂之而异。故能者决不能以湖石写促云林之竹石小品,用黄石叠黄鹤山樵之峰峦。因石与画家所运用之皴法有。如不明画派与画家所用表现手法,从未见有佳构。学养之功,促使其运石如用笔,跑底丘壑出现纸上。画家从真山而创造出各画派画法,而叠山家又用画家之法而再现山水。当然亦有许多假山直接摹拟于真山,然不参画理概括提高,皴法巧运,达文理之统一,必如写实模型,美丑互现,无画意可言矣。中国园林花木,重姿态,色彩高低配置悉符画本。“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文学家、园林家、画家皆欣赏它,因有共同所追求之美的目标,而其组合方法,亦同画本所示者。画以纸为底,中国园林以素壁为背景,粉墙花影,宛若图画。叠山家张涟能“以意创为假山,以营丘、北苑、大痴、黄鹤画法为之,峰壑湍,曲折平远,经营惨淡,巧夺画工”,已足够说明问题了。

微信图片_20211020140216.jpg